星期二, 10月 09, 2007

他走了

收到短訊說他敵不過肺部感染,離開了日日牽掛的妻兒,手術順利卻沒能挽留人生的生命多幾年,這也許是現代醫術的一大敗筆,常常因為一句簡單的并發癥而奪取寶貴的生命,讓人痛斷肝腸,也許這是解脫,也許是另外一個生命的開始,無論如何,他的家人能度過這次的痛苦,每次想起那安娣確實讓我心酸不已,在另外一方的他也許能得到真正的解脫.

沒有留言:

自訂搜尋

追蹤者

熱門文章

我的網誌清單

網頁